陈其和首页资讯资讯详细

素颜的底气和荣耀

2014-05-10 来源:当代美术家杂志作者:朴城君
A-A+

素颜的底气和荣耀

    ——兼谈陈其和教授的素描功底

 

 

在时下的一些相亲娱乐节目中,男嘉宾最后有一请求选项,就是看看女嘉宾的素颜照,欲一睹真容,因为妆容和素颜在现今实在反差惊人。有些人也不惮以素面示人作为炫耀,正如唐朝虢夫人的“素面朝天”相仿。自从徐悲鸿提出“素描为一切造型艺术之基础”以来,艺术教育系统中的习练、考试、教学、创作等,无不以素描作为造型的基础,致使中国画的面目全非,清末之前顾恺之到陈洪绶、任伯年式的勾线填色式人物画愈加少见,代之以方增先、刘文西、黄胄、李斛、杨之光、刘国辉等一大批“新国画”画作,都是“素描为基础”的时代产物。素描完全可以称得上是造型艺术的素颜了。今日,陈其和教授的素描集出版,不啻于以素面示人,这是需要十足底气和功力的。

早期的素描作为其他艺术种类的草稿存在,就其概念为朴素的描绘,被称为“造型之母”,素描的产生、演进和分衍是伴随着整个美术史的发展而形成的,作为其他艺术形式的根基和自身独特的艺术魅力,在美术史上曾经大放异彩。素描是一种思维方式,克利说:用一根线条去散步,即阐明了这样一个涵义。中外艺术家的素描杰作,无一不反映了大师的艺术魅力及独特的创作理念。达芬奇、米开朗基罗、丢勒、鲁本斯、伦勃朗直至印象派之前的古典艺术家,在创作之前大都要先画素描草图进行构思,即使现代艺术家塞尚、梵高、马蒂斯、毕加索等也同样是大量利用素描的方式在思考打量着世界。

提及素描,往往和构图、形体、结构、明暗、质感、空间、比例、透视、整体等词汇连带在一起,陈其和教授的素描无疑圆满地诠释了这些关系。他的独特经历使得他的素描作品充满了不凡的质地。在那个人所共知的特殊年代,少年的他接触了很多下放的教员,他们往往学富五车、学识出众,童心未泯的他对于他们没有阶级划分、敌对观念,反而是善待、亲近、帮助他们,所以他们报之以李,会送给他那个时代弥足珍贵的外国艺术名家的素描集子,这成了他素描基础的良好启蒙。多年后,他回忆起这段不寻常的经历,仍然很动容动情。那个年代,学艺术的真心喜好艺术,往往忘情投入。在陈其和教授的素描集中,形体结构、造型质感等基本问题都得到了完美的解答:因为驾轻就熟,所以,他的素描中没有那种拙笨和繁复,反而充满了因为坚实有力的线条才有的轻盈流畅,充满了因为洞悉熟练的自如才有的自信丰富,这使得他的素描有了别具姿态的趣味,有了素颜才有的别样风姿。

尤其是他的随手勾勒的头像、裸体模特全身像等,聊聊几笔,神采全出,使得“摆拍”的僵直模特忽然有了生命的灵动。也让我不断思索素描之于“摆拍”的意义所在、形神的关系所在。素描教学作为造型艺术的基础部分,其训练的一开始就应介入到艺术的本质,不应仅仅停留在技术训练的层面上。将素描训练看作是人的知觉、情感训练、一种精神表达方式。没有感觉就没有艺术,丰富而敏锐的艺术感觉才是艺术的生命所在。陈其和教授除了写意人物画,也创作、教学工笔人物画。工笔画的线描要求不要旁枝末节、不要犹豫彷徨,确立美的理想范式和场景、人物的理想情态。要确定清晰的线条,涉猎如何理解和把握理想样式的问题。

佩夫斯纳曾以米开朗基罗为例,当他“因将洛伦佐·德·美第奇与朱理亚诺·德·美第奇的像雕刻得与真人完全两样而遭责备时,他的回答是,在一千年当中,将无论如何也不会有人知道他们长得什么样。” 艺术观念的不同,决定了素描形式的相异,观念影响了表达方式。任何一种形式观念的素描都离不开可视的媒介载体——材料与图形。材料是平面的或立体的,有色或无色的纸或其它质地的基底,或是铅笔、粉笔或墨水的痕迹等,这些材料组合本身就有深厚的技术含量和微妙处理。想画得有立体感和空间感,相应的技术和知识是必备的,如构图、形体与空间、画面整体感的控制,点、线、面、影调与黑、白、灰的处理,解剖知识、透视规律的运用等等。由于专业的不同所需技术手段亦有所侧重,但在传达对形体的感觉过程中具体的技术手段是丰富的,需要去感受去发现。陈其和教授的素描作品往往针对不同的描写对象,喜用粉笔,采用不同的手法,如老者多用松弛、粗犷的笔法,表现老者的肌肉松弛和阅历的沧桑;裸体模特则笔道俭省,突出女性柔美圆润的起伏线条,观者只是慨叹女性充满美感的动人曲线。少女的线描充满的温柔的质感,明丽精致,豆蔻年华的青涩粉嫩一览无余。

现代素描样式繁复迭出、花俏不断,但是往往如制作精美、内容苍白的装饰画,缺失了某种感人的特质和蕴藉的力度。陈其和教授的素描质朴、坚实,有着那个时代存留的余温和回味。素颜,即真面目。陈其和教授的素描作品如素颜踏实有力,简洁明快,不拖泥带水,画面处理得繁简适当、张弛有度,有时候感觉像看一场经典电影,没有炫目的特技、没有宏阔的场景、没有华丽的对白,却在每一个细节、线条、笔触、形体间,投射着素朴的温馨与弥散的幽香。这不是惊鸿一瞥的华美靓丽,却是邻家少女的嫣然笑靥,令人目不暂舍、反复回味。

无关素描线描、无关炫目琳琅、无关技巧技能、无关观念概念。很多时候,当我们直面画面,最打动人心的还是素朴简单的本来面目,还是岁月沉淀下来的沉稳厚重,还是如鲠在喉不吐不快的直言快语,还是那一捧饥渴之后的甘冽清泉。翻开陈其和教授的素描集子,这种不言自明的深厚底气和荣耀迎面而来。

 

朴城君(广州大学美术与设计学院副教授;中央美术学院博士)

 
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