陈其和首页展览展览详细

笔酣墨韵 革故鼎新——陈其和泼墨大写意之绘画探索评述[ i]

2018-11-18 来源:本站作者:网站小编
A-A+

笔酣墨韵 革故鼎新

——陈其和泼墨大写意之绘画探索评述[[i]]

陈卫和 杨雪

 

2018年国庆甫去,秋意渐浓,广州大学陈其和教授继广东美术馆、黑龙江美术馆个人画展之后,赴北京中国国家画院美术馆举办《笔歌墨韵·陈其和画展》,同时也是向首都画界同仁汇报交流个人艺术探索的成果。展览大厅满布别开生面、气势如虹的泼墨大写意绘画作品引起人们关注,国家画院院长、副院长全部出席开幕式;开幕式后来自国家艺术研究机构和首都高校的12位评论家和学者聚集研讨,对于陈其和教授在现代水墨大写意绘画的探索,给予了高度评价。国内20多家媒体对《笔歌墨韵·陈其和画展》争相报道,称其为“以笔墨当随时代之胸襟,开水墨淋漓泼墨见笔之先河”,赞其为“以雄健之笔接续中国文人画之传统,以创新泼墨开启大写意山水花鸟画之新风”!

陈其和画展到底带来怎样的作品?给中国现代水墨绘画以怎样的冲击?中国画研究学者们如何评价这些作品?从关注当代中国绘画艺术发展的角度,对于其人其画有着深入挖掘和深度研究的意义。

        《寒江月雪图》

北国岭南的文化漂移

陈其和是北国冰城齐齐哈尔人,生于20世纪50年代,知青岁月历练于白山黑水之间,积雪下的文化火种给予他艺术启蒙。少时在当地一所美术专业中学就读,“文革”下放干部箱底那些欧洲素描画册,开启他的绘画视野,奠定他的绘画基础。80年代初他成为我国最北端城市高校首届美术生,后进入高校工作并担任美术系主任。80年代中他赴天津美术学院求师问学,90年代初考入南京艺术学院中国画研究生班,师从受教中国大写意花鸟画大师陈大羽先生,从此开始对中国画近30年大写意画法的研习,不曾停止对大写意山水、花鸟画法的创新探索。1999年陈其和从北国冰城调迁岭南花城,一边是站在改革开放潮头开阔的艺术视野,一边是挥之不去雪原山村的浓郁乡愁;冰雪银装成为其深刻的文化记忆,南国海风助推其宣纸上笔墨纵横,锻造其强悍饱满、气势豪迈的绘画风格。文化地理环境对于艺术家的影响,往往是艺术创作成功不可缺少的背景和原因。20世纪以徐悲鸿的“改良中国画”、高剑父的“新国画运动”发端,逐步使中国传统绘画与西方美术造型语言结合,形成今天的学院派中国画面貌。开幕式研讨会上学者们评价,陈其和画展的作品“技法融汇中西、内容兼容南北”,可以说也是今日中国画之典型特征。以扎实的学院派绘画功底,以山水、花鸟、人物兼擅与专精的传统风格,以紧随时代的现代材料实验水墨探索,既是对陈其和泼墨大写意画作的赞誉,也是当代中国画主流发展的基本走向。一位接受过美院造型训练又长期从事学院中国画教学的教师,从东北中国画家群体中出走岭南,投身于中国画创新探索的实践中,从而形成了风格辨识度很高、却并非北方冰雪山水的岭南实验性水墨泼墨大写意画作。从画家的经历和作品中,我们可以感受到学院派中国画从北国到岭南的文化漂移,也似乎看到20世纪中国绘画从传统水墨精神到西方绘画语系的文化漂移。

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《玉树风林摇瑞雪》

雪景山水的开拓探索

陈其和作为有着学院背景的中国画家,对西方古典的写实素描和中国传统工笔和写意都下过功夫,但艺术家天性却没有被这些成法所束缚,而是开拓探索不断出新。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员华天雪称其“可视为雪景题材绘画现代发展的范例”。在中国传统绘画中雪景多为采用留白、点染、吹弹等特殊手法,而且讲究“远取其势、近取其质”,多为远景构图。古人画雪景多以淡墨衬托,表达一种肃杀、宁静之感。陈其和的雪景山水却开拓了一种全新画法,近景构图强调物象,雪景即便留白也可见笔墨塑造,其雪景题材充满生活气息,即使不画人物也感觉嘈切轻语空谷有声。陈其和的雪景山水创造了完全不同于古人的时代意境,他在材料综合和笔墨技法上开拓探索,水墨的冲击和画面的内容紧密结合,表现出对墨色的想象力和对水的控制力。许多人在初见陈其和的雪景山水画作,都会联想到东北画家于志学的“冰雪山水画”,然而发现两者之间其实不同,国家画院美术研究院高天民副院长观后称其为“黑冰雪”。陈其和的雪景山水画以强烈的现代意识,革新了传统水墨绘画语言,绝不同于东北“冰雪画”的笔墨语言和表现手法。雪景山水大开大合、气势豪迈,将现代水墨艺术的开放意识与个人雪乡归属感结合,以大面积的黑衬托雪色的白,具有更强的绘画性和整体感。在借用肌理形式感表现冰凌、树挂方面,于志学冰雪画更侧重于表面效果的处理,陈其和雪景表现多毛边,更体现雪的厚重感。在水的运用上较“冰雪画”更加充分,作品《玉树风林摇瑞雪》有古意可寻,对水的控制、墨色的冲击与画面内容紧密结合。特别是通过现代材料技法和水墨张力表现岭南风物,自由轻松、潇洒酣畅的挥笔表现,山川、地貌、水浪、芭蕉全都得心应手把握于画家的掌控之下。陈其和创作的一系列村舍雪景,如《雪月风高》、《风雪古城》、《寒江月雪图》等等,大胆运用传统水墨少有的表现手法;其《秋霜图》《雪鸡图》《寒露蕉熟》等画作,一扫写意花鸟技法程式,刷新人们对中国水墨绘画的认知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《雪月风高》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

 

《雪鸡图》

泼墨大写意绘画创新

中国传统绘画以气韵生动为第一追求,而泼墨技法的运用使画家写意能够得之于纸,观之于眼,会之于心。自宋代可见“二米”创造泼墨山水画至今,不少中国画家都在尝试泼墨大写意绘画创新,泼墨泼彩一路走来,画家精神不被技巧局限,对于中国传统绘画创新具有深远影响。其中张大千可说是近代中国山水画家进行泼墨、泼彩尝试探索之人,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张大千所进行的形式创新的背后,代表着独立于内容之外的形式表达现代观念。中国艺术研究院青年艺术评论家杭春晓认为,以形式主义作为现代性的理解,使得一批以肌理获取现代性的画家遇到与张大千类似的困境;在注重形式性同时要兼顾形象可控性,使得肌理形式性创作不如抽象创作来得更加直接,九十年代以来这种艺术语言越来越少。陈其和在泼墨大写意方面的探索,可以说代表着中国改革开放以后,一代人对中国水墨画创新和现代艺术的理解。这次陈其和画展作品,泼墨写意基本形成了自己的语言系统,超越山水画技法的限制,使泼墨的表现更加自由,写意与现代艺术融合,达到现代视觉的观感。其对于泼墨大写意绘画贡献在于,其一水墨酣畅——改观传统泼墨水色浸润晕染的阴柔之感,运用综合材料和创新技法,强化水墨之间的冲撞和渗透,出现阳刚劲健的泼墨效果。其二泼画见笔——传统泼墨讲究的是墨法,破墨和积墨水墨互用;而陈其和的泼墨大写意不仅有水墨融合的墨法体现,还有笔墨互用的笔墨功底呈现。其泼墨大写意作品发挥的淋漓尽致,丰富当代水墨绘画的语言系统, 扩大泼墨写意的表现领域。

说到陈其和的泼墨大写意绘画创新,必须提到岭南画派的影响。自齐齐哈尔调入广州大学,他作为中国画教授主持了“20世纪中叶‘新国画运动’中广东国画家的独特走向和格局研究”课题,对“岭南画派”绘画技法上的创新进行深入考究。其中最具特点的撞水、撞粉乃至撞色予以他启发,自称自己的泼墨大写意画法为“撞墨”。看陈其和作画均是以水溶剂起稿,然后以阔笔水墨铺天盖地,浓浓的墨色撞出来的渔船、海浪、飞雪、古城……满纸恍惚一片迷离,宇宙顿时浑然一体,画面令人叹为观止。在其泼墨大写意撞向画纸之时,也撞开了人们对历史和自然的洞察之门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《冲击》  

当随时代的学院冲击

作为身在学院的中国画专业画家,陈其和的泼墨大写意雪景山水画自觉与社会和市场保持距离,不管有没有人喜欢,坚持抓住自己的内心意象进行创作。退休后他去泰国古城和欧洲阿尔卑斯山旅行归来,将自己关进画室泼墨创作,一批不同于山乡雪景的作品诞生。画家创作的《冲击》这幅画以其人物雪景二者皆擅的优势,将人物和背景协调处理,实现了画面内容性和形式性的完美结合,给人强烈的视觉冲击。画面直接描绘现代人物形象,滑雪的速度感和雪花飞溅的动感,一改传统山水画人物形象仅为点景的静谧古意,在笔墨技法和构图章法上建立了自己的风格。画展开幕式座谈会上,大家觉得这幅《冲击》新作与正在征集的冬季奥运主题创作切合,鼓励画家的泼墨大写意冲击国际画坛。陈其和在泼墨大写意山水画、花鸟画方面的实践探索,具有鲜明的当代性和世界性,在传统方法与形式创新方面未来如何发展,艺术评论家和学者们给予高度关注和提出中肯建议。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员李一提出画家面临两个矛盾:1.笔墨性与肌理性的矛盾;2.书写性与制作性的矛盾。其实这也是中国画专业画家都面临的问题,只是陈其和的泼墨大写意画法将这两对矛盾集中放大,既在创新探索水墨新技法,也是挑战传统绘画审美。站在传统的一头而言,要增强笔墨性压缩肌理性,要增强书写性减少制作性;但是,站在时代的一头来说,要强调笔墨材料的相互作用,充分释放撞水、撞粉乃至“撞墨”的新法魅力,借助新技术、新材料寻找水墨画在当代最独特的艺术语言,开辟中国泼墨大写意走进新时代的新格局。学院派在西方艺术中是传统保守的指称,在中国却是融汇西方艺术手法,以挑战传统的面目出现和发声。希望陈其和已经开始的泼墨大写意画法探索,在传统和现代、中国和西方、笔墨和肌理、书写和制作……之间,遵其内心感受,“执两用中”神思巧艺。继张大千在走南闯北寻东问西的泼墨泼彩之后,以泼墨大写意之精神,创心象水墨画之成效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《银泻古城》

中国画家名垂青史多为“人书俱老”大器晚成,更有中国绘画大师齐白石衰年变法渐成大家。中国国家画院美术馆展览开幕之日,恰好是画家陈其和步入63周岁的第二天。他长期在广州大学美术与设计学院担任常务副院长,年届六十仍被学校挽留任教,繁忙工作虽未曾放下画笔,但毕竟难以全身心的进行绘画。经过自己再三申请,终于获准上年底退休,从而踌躇满志地投入水墨绘画创作。陈其和画展的学术座谈会开场,画家诚恳表示首次来北京举办个人画展,既是向首都人民汇报,也是向画界同仁求师问道。座谈会上北京大学艺术学院丁宁教授深切期待:中国画的创作画家多在晚年渐入画境,所谓至人无法,无法之法为最高法,希望陈其和先生能不止探求,以达无法之境。

中国国家画院美术馆举办的《笔歌墨韵·陈其和画展》,既是画家陈其和雪景山水、铿锵水墨的回顾探索展示,也是其泼墨大写意绘画面向未来起飞的平台。中国国家画院展览师友云集出席高度评价给他自信,学术座谈会专家学者热情品评指明方向。追求大器晚成,渐至无法之境,让我们共同期待!

20181115

 



[[i]] 中国国家画院美术馆《笔歌墨韵·陈其和画展》开幕式之后,由中国国家画院研究员、中国美术报执行总编辑王平召开学术座谈会,受邀参加的学术嘉宾有:赵力忠,国家画院研究员;吴洪亮,北京画院副院长;丁宁,北京大学艺术学院教授;高天民,国家画院美术研究院常务副院长;尚辉,《美术》杂志主编;王镛,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员、《中华书画家》主编;李一,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员;华天雪,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员;杭春晓,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员;王春辰,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副馆长;于洋,中央美术学院中国画研究部副主任。评述汇集专家学者的观点看法,吸收理解综合阐述,恕不一一署名。

 

 

作品赏析:

 

       

   《风雪摇驳船》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《渔家瑞雪图》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《渔港冬潮》

 

  《梦思春秋雪》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《芭蕉为两移,留得归乡梦》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

 

《窗前谁种芭蕉树,月满清庭鸟未眠》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《西域村雪》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

    《雪原图》

 

展览现场:

 

       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

 

返回顶部